气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真正决定沪深股市走向的推力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6:21 阅读: 来源:气井缓蚀剂厂家

真正决定沪深股市走向的推力是什么

只要经济增长率低于资本回报率,那么,资本的真实效应可能就弱于自我膨胀带来的伤害。就此而言,现在的资本,整体来看是坏的,因为全球资本综合回报率(包括中国)是高于羸弱的经济增长力度。让资本变好的办法,是让变坏的激励变小。

只要经济增长率低于资本回报率,那么,资本的真实效应可能就弱于自我膨胀带来的伤害。就此而言,现在的资本,整体来看是坏的,因为全球资本综合回报率(包括中国)是高于羸弱的经济增长力度。让资本变好的办法,是让变坏的激励变小。关键恰恰在于,现在的激励很大,而资本游戏的激励来源于经济结构、政策、权力、专业四种失衡带来的套利机会。尽早改变这些失衡的格局,就能减少逐利的激励。但这注定不是个容易的过程。  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变成全球最受人瞩目、又最令人难以捉摸的市场:它可以在非交易日用意念完成上下数百点的震荡,也可以走出单个交易日6个百分点的大盘振幅。在我看来,理解沪深股市,不仅要解开股市和经济之间的晴雨表的死结(笔者之前论述过“股市是经济增质晴雨表,而不是经济增速晴雨表”),还需要从根本上来认识资本这个最大的市场影响要素。而要读懂资本,我们可能需要抛开股市分析的框架,从经济学的学理和宏观角度来做最本源的剖析。

资本,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至于究竟该爱它还是恨它,往往只取决于你是否拥有。实事求是地看,好逸恶劳、贪图享受,虽然好说而不好听,但确是难以抗拒的人类本能,而资本总能轻易带来比劳动更加丰厚的回报,怎能不让人喜爱?实际上,就个体而言,拥有资本就拥有了起点优势。换句喜闻乐见的表述:有钱,就这么任性。  正是因为资本是这样一种尤物,所以,从经济学诞生起,资本就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主题词,无数人既为之折腰又为之写断了笔,直到今天,资本及与之相关的论著依旧热力四射、引人入胜。放下微观层面的个人爱憎,从宏观角度看资本,有个犀利的问题非常值得思考和讨论,那就是:资本究竟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当然,好坏涉及了价值观判断,那不妨换个可替代的问法:资本究竟是有用之物还是万恶之源?  答案很简单:Both。资本的长期宏观效应有两个:一方面,资本助推了经济发展,资本和劳动、技术(根据不同经济学派的喜好,还可以加上点别的东西)一起,共同构成了长期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甚至,资本一定意义上可以看成引擎的引擎,毕竟,劳动力是需要资本来养活的,而研发投入对技术进步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另一方面,资本又放大了经济混乱,混乱则源于日趋扩大的市场波动性和人神共怒的两极分化。应该说,波动性和两极分化的根源是人性而非资本,但资本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于,它赋予一部分人以力量,进而无限放大了人性阴暗面对经济发展的扭曲。毫无疑问,资本的这两个长期宏观效应,一个是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另一个则让经济金融的现实运行偏向虚幻、浮躁、不公平和无效率。  其实,资本和货币大棒很像,只不过前者作用于长期,后者作用于短期。货币政策效应可以一分为二,刺激经济增长和引致通货膨胀;资本效应则表现为助推经济发展和引致人性膨胀。那么,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资本的综合效应究竟是好是坏?这个问题很难判断,但一个可以理解的拇指法则是,只要经济增长率低于资本回报率,那么,资本的真实效应可能就弱于自我膨胀带来的伤害。  就此而言,现在的资本,整体来看是坏的,因为全球资本综合回报率(包括中国)是高于羸弱的经济增长力度。那么,接下来问题又来了,如何让资本变好?很简单,让变坏的激励变小即可。很自然的,问题又变成,资本变坏的激励是什么?  人性都是贪图安逸的,所以,资本的天性就是逐利,逐利是一场有趣却无谓的游戏,如果游戏得到的利益远不如老老实实进入实体经济,这个游戏也不会有忠实的玩家。关键在于,现在的激励的确很大,而资本游戏的激励来源于四种失衡带来的套利机会:  一是经济结构失衡。全球化并未自发带来各国经济周期的趋同,经济周期的错配短期长期中都广泛存在,这为资本不断做空一些角落、做多另一些角落并获得超额流动收益提供了机会。很多时候,资本对结构错配的炒作更多通过金融渠道,而非实际投资渠道,这既对被炒作的国家经济有害无益,又进一步放大了周期差异,加剧了南北分化。  二是政策失衡。随着经济波动性加大,各国越来越倾向于频繁使用政策工具来熨平经济波动、促进长期增长,且不论实际结果如何,越来越多的政策变化深度放大了政策调控者的能力差距和经济周期差异,并给资本借由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获得超额投机收益创造了大环境。  三是权力失衡。在全球经济秩序调整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过程中,不同国家、不同资本归属地的权力是不对等的,这既是历史遗产,又是危机作用,而具有强势影响力的资本方无疑具有博弈过程中的先行和主导优势,这为其获得超额博弈收益奠定了基础,也为弱势资本方的经济衰弱、社会混乱和政治动荡埋下了隐患。  四是专业失衡。人与人之间,智力的差距总是客观存在的,对于资本的游戏而言,游戏智力的差距体现在对于游戏规则的理解和利用之上,这既取决于人类的生理智力,也取决于参与者的专业能力,而不同国家之间、不同资本方之间,金融专业能力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这为少部分人获得超额专业收益提供了便利。  资本的游戏,本质上就是套利四种失衡的逐利游戏。逐利本身没有错,对于全人类而言,让资本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而不是自我膨胀,关键在于要改变失衡的格局,减少逐利的激励。这是正确的方向,但这注定不是个容易的过程,所以说,这是一个长期愿景。长期愿景当然值得每个人为之努力,这确实也是很多人正在做的事。但实际一点,对于每个国家而言,如不能迅速改变逐利大环境,那就还要努力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就要变得更聪明一点、更主动一点,努力避免在资本的游戏中沦为输家。  至于该怎么玩好资本的游戏,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既需要对资本之存在的深入理解,还需要全面洞察资本的流动,掌握资本博弈的技能。而解答这些问题的秘钥,始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永不过时的马克思绝对算一个,今日大红大紫的皮凯蒂也算一个。  当然,资本之所以惹人爱,恰因为它远比我们想象得更神秘,所以,资本的游戏不会停止,对资本的探秘还会继续。审视沪深股市,也许正是当下全球范围内,感受资本脉搏最重要的机会。而资本的风云际会及对待资本游戏的态度,也将真正决定沪深股市的未来走向。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alevel培训中心

机构alevel补习

ib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