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科学打响奥运准备战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8:50 阅读: 来源:气井缓蚀剂厂家

科学:打响奥运“准备战”

Christiaan Bartlett是伦敦北部药物实验室里庞大反兴奋剂研究队伍中的一员。

图片来源:O. SCARFF/GETTY

■本报记者 唐凤

几乎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每一个角落都不乏科学的身影。研究人员为成千上万的运动员制定比赛标准、进行兴奋剂检查、设计训练技术和器材。为服务即将出席伦敦奥运会的数百万观众,科学家们负责设计城市规划、人群控制方案、公共健康和安全措施。另外,科研人员还要为电视机前收看奥运会的观众提供特效画面和全球信号发射等技术。

虽然,人们关注的可能更多是前台精彩的运动赛事,但是,这些身居幕后的科学家们为这场盛大的人类赛事贡献良多,他们打响了奥运会前的战役。

让智障运动员重返赛场

2000年残奥会,西班牙篮球队勇夺桂冠。但是,不久便爆出丑闻:这个队伍里的一些运动员并不是智力障碍人士。最终,金牌被追回,此后的两届残奥会患有学习障碍的残疾运动员无缘参加。

今年,这些运动员将重返伦敦赛场,参加田径、游泳和乒乓球等比赛。坎特伯里基督大学应用心理学系主任、智力障碍研究专家Jan Burns的职责正是确保参赛运动员是否符合相关残疾人标准。

智力残疾往往十分难检测和监督,这是因为不像大部分身体残障,智力残疾并不明显。“西班牙事件”之后,国际残疾人奥委会等组织就资助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制定残疾人运动员的“参赛资格”和“残疾等级”等相关标准。

2009年,Burns参加了该研究团队,成为“参赛资格”标准制定小组的领头人。Burns通过制定相关标准为智障运动员回归残奥会铺平了道路。

根据新的规则,假如一个运动员在18岁之前就患有发育迟缓;智力商数不足75;在诸如社交等适应性行为方面有“明显障碍”,那么他/她就有资格参加残奥会。条件合格的运动员之后将接受一系列测验,以确定其残疾等级。例如,一名游泳运动员,要对其比赛中所需的技术进行评估。Burns指出,存在智力障碍的人在给定的距离里划水的次数更多,因此分级器将录制下运动员的比赛过程并评定其划水的频率,确定该运动员是否属于残疾运动员之列。所有结果将会完整记录下来,并接受多方研究人员审核,这将有力地打击欺骗行为。

现在,Burns十分忙碌,她要确保在8月29日到9月9日残奥会期间所有的残疾运动员分类顺利进行,并在出现任何问题时能够及时处理。“我会检查每个人的档案,确保分类顺利进行。”Burns说。

不仅如此,Burns接下来的工作还包括研究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残奥会上是否能增加更多的比赛项目。这就要求研究人员分析一项比赛所需的技巧,并找出智力障碍会对该项比赛产生何种影响。

反兴奋剂让比赛更“干净”

今年夏天,100米赛跑,Bolt希望能够打败“新科百米飞人”Yohan Blake,保住自己“世界上最快的人”的头衔,一场激烈的战争将在奥运赛场上打响。而在奥运村以北35公里的一个实验室里,反兴奋剂专家们正在埋首准备最精良的仪器打响“反兴奋剂战役”,让比赛更加“干净”。

这个实验室负责筛选出几十种兴奋剂、类胆固醇和其他被禁止的药物。其中,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药品控制中心高级科学家Christiaan Bartlett将负责诸如红细胞生成素合成药和人类生长激素等生物类药品的测试。

众所周知,反兴奋剂科学是保密的——当然也有人说是没有必要的,Bartlett直言他不会透露何种药品检测技术会在伦敦奥运会上采用。“我们会采用最尖端的仪器,增强药物检测的灵敏性。”他说。

对于Bartlett和他的150多名同事来说,第一个挑战就是负责检测奥运会和残奥会7000多名运动员的尿液和血液样本。比赛前几天和比赛一结束,这些样本会被采集下来,一小时内送达实验室,研究人员分离出一部分用于检测,剩下的冷冻起来用做备份。之后,研究人员便日以继夜地检测这些样品。Bartlett已经从伦敦南部的家中搬到实验室附近住,他调侃道,也许自己没有时间观看精彩比赛了。

一旦实验室发现任何违禁药品,科学家将立即反馈给国际奥委会和其他体育官方组织,然后相关方面将开始进行调查,最终被确定使用违禁品的运动员可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另外,“合法药物”也是Bartlett的研究目标之一。Roche、Amgen和GlaxoSmithKline等制药公司会提供可能被运动员使用的相关药物信息。早在2007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一种新的促红细胞生成素(CERA)上市几个月后,反兴奋剂科学家们就发明出针对该药物的检测方法。虽然,这一检测方法错过了北京奥运会,但是,后来对部分兴奋剂样本重新进行了检测,结果发现男子1500米冠军Rashid Ramzi服用了CERA,随后他的金牌被剥夺。

据说,参加伦敦奥运会的运动员将接受史上最严格的药物检测,但是,这会保证他们“干净”吗?Bartlett保持审慎的乐观态度。不过,现在很多运动项目开始使用“生物学通行证”,并且,诸如红细胞生成素合成药(EPO)这样的药物还不能被准确地检测出来。无论如何,“运动员,如果来伦敦,请当心。”Bartlett说。

常德工业设计

朝阳产品设计

邢台工业设计